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文艺理论

清江之子

发布时间:2015-10-21 11:51

清江之子

--邓斌印象记

田禾

QQ图片20151021115004

鄂邓斌,男,土家族作家、文艺理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协会理事、恩施州作家协会副主席、恩施州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恩施州巴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作品荣获第八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湖北省文化精品工程突出贡献奖、湖北省少数民族文学奖等。

西南土家人聚居的崇山峻岭中,有一脉纤细袅娜、蜿蜒盘旋的清江。邓斌说,他就是那一脉清江最忠实的儿子。他在那里生活了数十年,行走了数十年,写作了数十年。数十年来,邓斌用自己手中那支富有灵性的笔,在那条“巴人河”中打捞土家民族的流远岁月和历史记忆,打捞这个民族的兴衰、荣辱、信仰和自由。我听他说,他经常一个人坐在清江边,面对滚滚流逝的清江水,反复沉思一个山野民族的过去与未来。他试图抓住古代巴人与当代土家数千年不断嬗延递传的那种叫做“灵魂”的东西,借以展望民族的发展前景与人类的终极走向。邓斌那浸润着汗水、泪水与血水的数百万文字,无不耸峙着大山的粗朴与嶙峋,浪漫着清江的倒影与波光。

我与邓斌接触和认识,是从他被聘为省作协文学院第七届签约作家开始的。邓斌语言不多,每次签约作家开会采风,他几乎是独来独往,戴着一副老花眼镜,脖子上挂着一个笨重的大型照相机,观察生活非常细致,哪怕看到一朵小花、一棵新奇的植物或一株小草,他都要从各个不同的角度“咔嚓、咔嚓、咔嚓”拍很多张,从中可以看出邓斌对生活的细心和耐心。邓斌说,他这一辈子总是与书有缘。读书、教书、编书、写书、评书……从两三岁在农民父亲的引导下读《百家姓》《千字文》开始,他慢慢就养成了嗜书如命的习惯。即使在“文革”中失学回乡,躬耕垄亩,仍然坚持天天背诵古典诗词和天天写日记。21岁那年,邓斌开始走上讲台,从教三十九年,给学生“传道、授业、解惑”,几乎把自己毕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教书育人。对于邓斌来说,文学创作纯粹出于自己的个人业余爱好,他从1977年开始在报刊上发表文学作品,他写小说,写散文,写杂文,写报告文学,写文学评论,写影视脚本。他的文学作品,紧紧围绕鄂西南这片古朴而神秘的土地,努力挖掘土家文化的深厚内涵,描写土家民族的民风、民情、民俗,深刻表现了他高度的文学智慧和生命感悟,将土家族文化提升到了一个灵魂的新境界。邓斌创作颇丰,他先后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雨巷》《家事马拉松》,出版了散文集《凉月》、《爱与忧患》《巴人河》《邓斌散文选》,还出版了报告文学集《世纪丰碑》等。特别值得称道的是邓斌的文学评论,他的文学评论打造了自己一个独立的精神世界,体现了他一种内在的深厚的精神修养,在读者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他与向国平合作的长达30万字的文学评论集《远去的诗魂》,获得了第八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和湖北省文化精品工程突出贡献奖。还有,《世纪丰碑》获第六届中国人口文化奖,《巴人河》获湖北省少数民族文学奖。在年届花甲之年,邓斌又排除干扰,先后创作了16集电视纪录片《远去的诗魂》和大型电视音乐片《盐水恋歌》,且有20集电视纪录片《清江万古流》即将完成。在这些影视脚本中,邓斌试图渗透到土家这个民族骨与血的内核和文化灵魂之中,旨在弘扬包容天地人神的爱心与正道,让人的生命情结在其篇什中焕发青春华彩。

文学这条路,邓斌还将继续绞干脑汁、搜尽枯肠地走下去,写下去,他说,直至“在不绝如缕的书香中获得极大的心理平静,走向问心无愧的生命归宿”。因此,我有理由对这位老兄,有更多更高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