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8日 星期二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文艺理论

土家汉子吕金华

发布时间:2015-10-22 10:16

土家汉子吕金华

杨秀武

QQ图片20151022101522

吕金华,湖北省恩施市人。土家族。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恩施州作家协会副主席,恩施市作家协会主席。业余文学创作多年,在民族文学、中国作家、长江文艺、芳草、春风等刊物上发表中短篇小说三十余篇。出版短篇小说集《绝调》、中篇小说集《与诉讼无关》。

在恩施见到吕金华,立刻产生难言的亲切感!记得北京的一群作家来恩施采风,对他的热情、真诚、谦逊特感兴趣,午餐时把他调侃了一番:中国作协主席是女性,湖北省作协主席是女性,恩施州作协主席是女性,恩施市作协主席虽是个男的,但姓吕。他瞪着眼争辩:不是那个女,是黄钟大吕的吕。可那时没人理会他。

吕金华是我的同乡,一个农民的儿子,所以他的为人,有泥土的真实,那么自然;有侠客的仗义,那么付出。因此他对人生的所念、所感、所悟,深刻而有哲理,大气而又美好。所以吕金华的小说,成了恩施的脸,把恩施人的生活方式、恩施地域时代变迁、恩施多民族人民的根本心理素质,个性鲜明地呈现为精彩的小说作品。书写的厚实,艺术的空间是扎根乡土的人生况味。

吕金华小说的人物命运,其实就是本人命运的体味,在乡下读书,慈母早逝,求学艰难,吃过黄连苦。他的中篇小说《猴子堡小学的钟声》在《长江文艺》发了头条。

一个靠不到任何背景能改变自己命运的人,首先就注定了自我奋斗的潜意识。读书是个刻苦的人,大学毕业走上教坛,也许是红土乡厚重的文化底蕴给了他滋养,也许是他就是为这片土地的文学而存在的。1990年4月,长江文艺发表了他的处女作《绝调》,那年他26岁。在当时的恩施,文学还处在萌芽时期,这是一个最具响声的新闻,因为这个短篇,吕金华调进文联,又因为思维的敏捷、看问题的深度,又到恩施日报记者站当了两年记者。从农村艰难地走进城市,又在城市回望农村,底层人物的生活、命运,看得更透了,人也更加豁达了。于是,笔下人物的命运有了更加深刻的时代烙印。后来调到恩施市地税局工作,当办公室主任,分局长,工作变动,角色转换,更加丰富了人生阅历,这些阅历不断地流注笔端。一部叙述主人公从乡里进城工作、乡亲们又把解决贫困的期望寄托在他的身上、而主人公无权无钱有无办法万般无奈和纠结的中篇小说《新年好啊新年好》在《民族文学》头条推出后,引起很大反响。有评论家评介:吕金华恩施味道的小说,不造作,不拿捏,从容舒展中流露出书卷翰墨之气。

吕金华让人见面不忘的第二个特点,是他脸上又粗又黑的刮儿胡须,尽管天天有剃须刀使劲儿地砍,根部的黑色还是一目了然。有时候文朋诗友在一起闲侃,总拿他刮儿胡须的黑搞笑。吕金华说,你们这样说,我就搞些黑小说。都以为不过玩笑而已,他居然当了真。一个书写恩施抗战时期历史的系列中篇小说就一篇一篇地发表了。《黑乌鸦》在《中国作家》推出不久,《黑手镯》又在《民族文学》推出。立马被译成蒙、藏、维等文字推介。去年,中篇《黑烟》在《长江文艺》发表后,立即被《小说选刊》转载,一家影视公司买去了《黑烟》的电视剧改编权,黑系列真的是一篇比一篇好,听说后面几篇也已杀青。大伙才品出吕金华胡须的黑的味道。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又听到了《黑烟》荣获第五届湖北文学奖的消息。

要说吕金华谦虚,我不认,与人吹牛的时候,打球他第一,游泳他第一,打麻将他都敢说自己技术第一,脸不红心不跳,一点谦虚的意思都没有,就是大家没见过。但是,上面这些事,恩施都在热议中,吕金华却很淡然,说恐怕是搞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