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文艺理论

在人生的河流上摆渡

发布时间:2015-10-22 10:35

在人生的河流上摆渡

--说说冯兴琼的文学内外

田赤

把文学当成空气,然后自由呼吸。一个人坐在生活里,有雾霾就戴上口罩,这就是冯兴琼选择的状态。

冯兴琼在湖北民院学的是植树造林,出校门却一脚踏进了人武部大门,穿起了劳保服,扛起了枪杆子。推荐人说:那娃娃在民院的诗歌赛上,惟一代表理科生揽了榜眼,写通讯报道应该不成问题。没想到,刚参加工作就捅出一个大娄子。他在一篇长篇通讯里,触及了他人的矛盾和隐私。“他人”跋山涉水跑到报社告状,说该文章有十大失实。报社给冯兴琼开出条件:要么登报检讨,要么对簿公堂。一篇根据采访对象提供的原始素材形成的通讯报道,他哪里想到会惹上官司。打官司,对于一个没有试过火色的乡里娃,是多么恐惧的事情,就跟碰上地震灾难一样。反正码文字是爱好,他选择了写检讨。于是引出了一场《与新闻的真实性原则而斗争》的大批判、大讨论。

面对坚硬的生活,冯兴琼尽量不再写新闻稿子。脚踏实地上班之余,开始醉心于自己的诗歌和小说练笔。在军队和地方刊物上发过一些诗作,获过一些奖项之后,新千年开头,这个不安分的家伙,决定将自己的诗作集结出版,取名《隐语与歌唱》,隔年还获得了第二届清江文学奖。

事实上,他的官运比文运亨通,二十几岁就混上了正科级。人说这家伙会有大出息,他却作出让所有人大迭眼镜的选择:因为不愿意在频繁的应酬中,浪费大把的时间,便扔掉到手的乌纱帽,来到一个金融单位做一线员工。他用一个黑胶纸口袋,装着发表的大篇小篇的“豆腐快,尿布片”,招摇撞骗,自我推销。意外地很快就将自己销售出去。在一片惋惜和挽留声中,他说:因为,我还有一个梦没做圆。

年轻人爱逐梦,当年的冯兴琼算一个实证。

这个梦便是他的文学梦。一梦梦到了望天命的秋天。

他将单一的诗歌写作拓展到小说、散文。以至于他现在的小说写作掩盖了他的诗歌思维。他喜欢在中篇小说这种收放自如的文体和容量中,放牧他的梦想。《民族文学》、《清江》、《三峡文学》一些刊物刊用多篇中篇小说之后,更加助长了他的小说兴趣。

冯兴琼认为:文学的殿堂是存放灵魂的地方。如果一个人的灵魂在生活里摔打得遍体鳞伤,那么你就试着把灵魂放到文学的殿堂里,安安静静地疗养。但是,精彩的生活充满着无限诱惑,那里有更多的阳光与芬芳。当然,生活中有风雷会让你感到疼痛,这时,文学殿堂的疗养会让一个人自我化解,积蓄勇气和力量。

对于纯粹的文学,他似乎耐不住寂寞。对于喧嚣的生活,他似乎又难以持久忍受它的浮躁。既不为写作而写作,也不为生活而生活,追求愉悦,率性而为。于是,冯兴琼这样认定自己的生活方式:

在世俗的聒噪里烦恼了,便去文学的树荫下栖居;在文学的寂寞里感冒了,便去世俗的热闹里扑腾。在世俗与文学的两岸,惬意地摆渡。桨声灯影里,一条生活的大河,波光粼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