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8日 星期二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文艺理论

在文史中寻找灵感

发布时间:2015-10-22 10:48

在文史中寻找灵感

--记刘志尚先生与他的《横断巴山》

田赤

年轻时,我做过许多尴尬事,甚至蠢事。比方说有一年,单位决定拆除欠有线电视收视费的用户的线路,委派我具体执行。我兴致勃勃地拿着老虎钳,剪了一百多位有视电视用户的电缆,此此结仇无数,受到漫骂无数箩筐。当然其中也有例外,其中一户的户主据单位的电脑显示,此人任某单位局长,不过我走他屋里一看:家徒四壁,一台老旧的黑白电视机,已成古董,不似官员之家。而户主言语谦和,小心地解释欠费原因,更不像一位久居官位之人。由此,我记住了这位户主的姓名:刘志尚。

数年后,我偶尔去利川市史志办查找资料,冤家路窄,迎面就遇到刘志尚先生,原来他新调到史志办任主任。幸好,对我剪断他家有线电视的冒失行为,刘志尚先生浑不在意,反而热情地接待我,主动将史志办深藏的秘笈拿出来供我阅读。

一来二去,我们迅速交上朋友,经常探讨。刘志尚先生虽然新到史志办工作,但他十分熟悉利川史志,无论我问他哪段历史,他不用翻书,就能随口回答。我尤其佩服他的管理能力,他毫无迂腐之见,在一个书生成堆的单位开拓创新,迅速打开局面。在他的领导下,史志办蒸蒸日上,成绩菲然,几年里编辑出版了内部刊物《利川史志》、标点整理出版了同治版《利川县志》,开创性编撰出版了《利川年鉴》,并每年形成惯例至今。

从史志办退休后,刘志尚先生又重拾椽笔,重新投身到文学创作之中。据我所知,他自1982年以来先后在国家、省级报刊发表小说、散文、文艺评论等多篇。文艺评论《文苑纵横谈》入载《台港文学选刊》(1990年8期);短篇小说《马桑树》在《天津日报》副刊发表,获天津“国庆征文”一等奖;小小说《恩人》获“芳草杯”全国征文优秀奖。

2002年,刘志尚先生结集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齐岳山纪事》。随后,他开始漫长的思考、积淀,2013年他终于完成长达43万字的历史长篇小说《横断巴山》,它是继《清江壮歌》、《红岩》之后又一部反映恩施、川东两地中共地下党同志在国民党白色恐怖下顽强进行武装和隐敝斗争的历史小说。故事跌宕起伏,再现当时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近年来,恩施州出版发表出版了多部历史小说,引起我们一帮的朋友思考,聚会时时常探讨这些作品的特点。在我们看来,历史小说作为一种文学体裁,肯定和历史有别,它不是考证、研究历史;但现在有的小说,完全架空历史,似乎不值得效法。作为老一辈的作家,刘志尚先生没有丝毫架子,总是很乐意参加我们的探讨。他很赞同我们的观点。他说,历史小说的故事不同于史实,它是虚构的,要把历史小说写到位,关键是找到历史之魂、民族之魂,以“灵魂”带动“故事”发展。

上世纪四十年代,恩施地区风起云涌,许多历史上著名人物齐聚恩施,许多重要的历史事件影响深远。要写出历史之魂、民族之魂,首先要极其熟悉史实,刘志尚先生在史志办任职多年,恩施地区的历史对他来说信手拣来即成文章,而为了了解恩施地区的解放,他近年来又不辞辛苦多次下乡调查,走访老百姓。险峻的石板岭上,巍峨的齐岳山上,留下他艰辛的足迹。因此,《横断巴山》一书史实清晰,根基扎实,虽是小说,但叙事写人,处外有着历史的坚实背影,非架空之流所能比。

同时,《横断巴山》语言也有自己的特点,沉着冷静,叙事有条不紊,小说中人物性格鲜明,斗智斗勇形态各异。小说收入恩施地区民歌、民谣、古诗词曲、新诗、对联及当时流行歌曲达80余首(副),均是民族文艺代表作品,艺术地再现了大巴山区的自然山川、民族风情和社会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