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文艺理论

付小平:侠义风流的流浪者

发布时间:2015-10-22 11:07

付小平:侠义风流的流浪者

作者:段行政

付小平,1974年出生,1998开始文学创作,在各级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100余万字,现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恩施州作家协会理事,供职于湖北省建始县新闻中心。出版有小说集《故乡在远方》、散文集《行走的空间》。

付小平何许人也?我曾与付小平有过很早的接触,对他的了解不断地加深,这个了解突出的表现在文字方面。最近为了写这篇文章,我特意向我们共同的文友打听,我的这些文友多为中轻年人,他们多戏称他为:“风流”付小平。

其实,我与付小平是忘年交的文友,至今,我们还常常有工作上的往来。对他的“风流”知之甚少。虽然他文学作品中的“风流”言语滔滔不绝,但他平素的生活中话语言简意赅,就是人们常说的“言语金贵”,极少有“风流”言语,要找他的“风流”行为,我就更无从考究了。对文友对他的“风流”戏称我不以为然。

我常常从一些《清江》、《茨泉》等杂志上看到他的作品,那还是若干年前,他曾把自己一些见端于报刊的作品收集整理,并给我复印了一套,要求我给他看看,提供一些修改意见。在看他的作品时我也萌动过对他的作品写一点评论。我的评论一直没有写出来,但他的集子却出来了,那就是《故乡在远方》正式出版了。这本书出来后,他赠送我了一本。我因为穷忙,集子中作品我没有全部看完,最近有人说他是“风流”付小平,我才又打开了这本集子。

看过《故乡在远方》这本集子,你会认为“风流”付小平。因为情爱始终是小说的永恒主题。这一点在他的书中体现得特别充分,与一些作者不同的是,他写的是恩施山区的民族情爱。情爱是那么的外露,是一些超常和伦理的情爱。如巴以远与“母亲”的爱,是用交易、杀戮实现的,刺激、狂野,突显出动物的宣泄,真所谓“血死之爱”。一篇篇作品有着一笔笔风流情债,难怪有人说他是“风流”付小平。

他的作品中还有一股侠义之风,在风中我们嗅到了“流浪”的风流味。他的作品中的人物多为四海为家、漂泊不定的流浪之士,他们性格豪放、举止潇洒,或者流连于山水之间,或沉沦于嫖娼酒肆,他们狂放而多情。是一群风流人物。难怪人们把他作品中“风流”人物当成了现实中的付小平。

现实中的付小平跟许多文学青年一样,走上文学写作这条路,也是经历了不少坎坷的。有时与本身的生命联系在一起。这些文学青年有的或许是为了从文学中讨得一口饭,才走上文学这条路。好象他不是这样的,在我的印象中,他开始写作已经有了吃饭的工具,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我的办公室,有人向我介绍他:这是煤炭局的付小平,很会写小说。据他在《我这十年》中说:“十年前我,我二十多岁,发现自己什么也干不了,想起小时候的一个梦想,我说我想当作家吧,于是开始编小说。”他为了这个梦,开始不务正业,白天睡觉,晚上写作,抽劣质的烟,喝散装的啤酒,在人们异样的眼光中写作着。他的写作,象他自己说的“象一个永远也开不大的水龙头,没有爆发的流淌,却也水滴滴嗒嗒从未间断”。好在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将多年的心血结集为《故乡在远方》正式出版了。果然成了作家了,将自己从经济部门转行到了新闻单位工作,本职工作成了专门爬格子的编辑,以文学讨生活了。“前世作了恶,今生搞创作,写也写不好,甩也甩不脱”。

不一样的情境,不一样的故事。现实中的付小平虽然担任着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之职,还是我县一份有影响的《茨泉》杂志的主编,在人们的眼中,他应该是一个豪放的“风流”人士,也许是我们之间的年龄差异,我很少看到他三五成群地在餐馆里吆五喝四。有时他显得深沉少语,他是乎是一个文字的孤独者,表现出另一番色彩,另一番“风流”。

就文学而言,付小平是一位侠义风流的流浪者。

QQ图片20151022111026

 

行走的天空

QQ图片20151022110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