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6日 星期日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文艺理论

在田野上铺开稿笺

发布时间:2015-10-22 11:21

在田野上铺开稿笺

--乡土作家杨适之印象

吴运辉

QQ图片20151022112056

在我的印象里,已经回忆不起与杨适之老师初次认识的那些细节了,因为一见如故,似乎多年前就相识了似的。这么多年来,我印象中的杨适之总是一脸憨厚谦和的笑容,衣着打扮也基本无异于一个普通农民。他言谈朴实,表面看不出思想的深邃,只有捧读他的作品时,方能看到他丰富的内心和对生活的思考。

杨适之是咸丰县坪坝营镇人,现已年近古稀,退休前是咸丰县杨洞区文化站站长。他曾当过泥水匠、解匠、瓦匠、烤烟师傅、炊事员、民办教师,对农村生活十分熟悉。1982年,杨适之走下讲台进了文化站,成为一个文化人。他走遍杨洞区的山山岭岭,搜集整理了15万字的民间文学资料,参与编辑了《鄂西民间故事集》。之后,他开始向外投寄群众曲艺作品、新闻稿件和文学作品。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杨适之进入了文学创作的高峰期。他写的100余篇小说作品,先后在《传奇天地》《鹃花》《小小说月报》等一批国内有名的文学刊物上发表。他是继50年代安邦老师在《收获》发表作品之后,又一个咸丰文学的标志性人物。迄今为止,杨适之已在全国多家报刊发表各类形式的文学作品近100万字、新闻作品500余篇;出版有中篇小说集《小镇枪声》和中短篇小说集《古寨情歌》。他曾出席过湖北省文联第七次代表大会,现为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咸丰县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杨适之主要从事小说创作,中篇、短篇、小小说都写。由于他参加工作前和参加工作后都生活、工作在农村。家乡的风土人情在他的心灵深处打上了深深的烙印。因而,他的绝大多数作品都取材于农村,其总体创作可归为乡土文学范畴。在这些作品中,他赞美山民们挚朴、善良、勤劳的品格,反映改革开放后农村呈现出的崭新面貌,描绘秀丽山乡优美的自然风光,抒写令人神往的土家风土人情。他笔下的人物个性鲜明,各具风采,充满了生活气息。他描述土家风土人情、山乡景物,细致入微,有声有色。这得益于他长期生活、工作在基层,谙熟农村生活,因此,他的作品充满了鲜活浓郁的乡土气息。我对他印象最深的作品是短篇小说《两妯娌》,文中人物个性鲜明,生活细节细腻,而且不乏风趣有趣,让人读来回味无穷。

杨适之写小说,惯用白描手法,对人物的心理和性格,不做冗长的、静止的描写,而是用人物自身的言语和行动来表现自己的性格特征,让读者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如见其行。他的作品,语言简洁朴实,清新流畅,很难找到生涩的句子。同时,他在作品中还夹进许多人们都能理解的方言俚语,使作品增添了浓郁的地域特点和民族特色。著名作家王月圣曾这样评介他的作品:"他把自己的文学目光始终投射在故乡的山水之间……他写得很传统,人物性格凸显出鄂西南地域特色,作品中的人物都栩栩如生。尤其是民族风情的叙写折射出一个时代色彩与特征,是值得读者仔细斟酌和品读的。"

长期的基层农村生活,让杨适之的作品具备了以上特点,但由于长期生活、工作在农村,所接触的社会面十分窄狭,也大大制约了他创作题材的广度,使他的作品在表现其他领域的题材几乎是凤毛麟角。这对他的创作来说,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而且,随着现代派、荒诞派、新写实的潮起,寓居大山中的杨适之,创作题材没有拓宽,叙述手法依然传统,以至于他的作品最终没有新的突破,这也是杨适之文学创作的一大遗憾。

杨适之在从事文学创作的同时,对于民族民间文学也相当喜爱和重视。多年来,他走村串户,拜访"故事大王"和"民歌篓子"上百人,搜集到民间故事、民间歌谣、民间谚语等原始资料达20多万字,并同时对这些原始资料进行细致、科学地整理、研究和编辑出版。20多年来,他分别参予主编、副主编、编委、责编的公开出版书籍有《咸丰民间故事集》《咸丰民间歌谣集》《鄂西民间故事集》《土家族祝酒辞》等14部专著,曾获得中国民间文学集成全国编辑委员会评为先进工作者、民间文学集成工作屈原奖一等奖、湖北省民族民间文艺集成志书编纂一等奖。

杨适之不是专业作家。30多年来,他总是在完成繁杂的本职工作之余,以孜孜不倦、锲而不舍的精神和毅力,执著于文学创作,执著于民族民间文化的搜集、整理、研究、编辑工作。作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咸丰文学的一面旗帜,杨适之感染带动了县内一批文学爱好者,他曾经将一批文学青年团结在"青青草文学社",辅导他们迈出了文学人生的第一步。同样,杨适之的谦虚低调、执着勤奋,也感染着我,让我也尽量在工作之余创作一些文学作品。

而今杨适之已至古稀之年,虽然须眉渐少、两鬓斑白,但仍笔耕不辍,不时有新作问世。他不会用键盘打字,仍然要借助"汉王手写"在电脑前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地写下一个个汉字。在我看来,那笔就是乡间的一把犁铧,耕耘在大山的田野之中,被翻起的土地,散发着泥土的清香;那田野,就是杨适之铺开的稿笺。